早起的鳥兒心花開

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在七點以前在外面活動,今天發神經六點就醒了!不是因為有消費券可以領,而是因為這兩天我家附近白天開放丟棄大型垃圾。

有一隻大皮箱,空的時候就夠重了,真搞不懂以前人是怎麼設計的;一棵跟人一樣高的聖誕樹,當初因為想營造小時候每到過年,我爸就會在客廳的電視櫃上,掛上插上電會自動變色的小串燈,那種在冬夜裡閃著微光,令人安定幸福的感覺,這樣美好的印象一直留在腦海,所以長大後就想自己也要有一種儀式,足以代表年節氣氛的儀式,就這樣掛了好多年的裝飾,在某一年被Flos的立燈給取代了,從此被大塑膠袋包著靜靜站在儲藏室好多年,就算已經有厚厚的一層灰,還一直捨不得丟,今年終於決定丟了;還有蓆子跟地毯,其實最開心的都不是這些,而是一些平常當成一般垃圾會被嫌太大或太浪費,當成大型垃圾又太小的那種東西,今天終於可以趁一早四下無人,沒有像抓賊般的機車清潔隊員在防守時偷渡闖關,晚了就要再等一年喔(有那麼誇張嗎?!),真是太開心啦!忍不住仰天大笑。

這種喜悅應該只有台北人,而且有在做垃圾分類,倒垃圾的人才懂。

全世界大概台北人做垃圾分類最專業,完全不是發自自願,而是被機車清潔隊員兇會的,不管你是大老闆還是瑪麗亞,一律同等看待,一犯錯誤馬上開罵,每次都覺得自己像被主人兇的小狗,夾著尾巴低著頭快跑。倒廚餘還分給豬吃的還是施肥用的,你要是那天把蛋殼倒到給豬吃的那一桶,眼光銳利如劍的隊員,馬上會高八度的對著你吼 「這豬能吃嗎?」 有時候把菜葉倒到施肥的那一桶,即使他有求於你,卻仍不改其志霸氣的跟你說「這豬可以吃,下次倒到給豬吃的這桶來」,其精準的決斷力簡直比驗鈔機還敏銳,但我心中的OS卻是「我又不是豬,我怎麼分得清楚那些東西可以吃那些不能吃?!」;塑膠類還分平面跟立體類,靠,夠專業吧! 我倒了無數次的垃圾,到今天常常還是沒把握做的對不對,每次都抱著僥倖"呼,好險今天又平安過關的心情"去倒垃圾,所以你說在這樣的陰影下,完成今天的偷渡能不開心嗎?

忙了好幾趟終於完成了,拍拍身上的灰塵我竟然哼起了"Forever Young, I want to be forever young..." 我看遲早總有一天因為倒垃圾這件事要去看心理醫生


留言

  1. 真的!好難...每次都倒錯,不過上次我有大聲回去,你們一個說這是紙類,一個說是瓶罐是怎樣!!哈哈

    回覆刪除

張貼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看看瑞典,她們這樣推廣觀光。讓瑞典人民代表國家跟你在電話裡談天說地

你一定要知道的「SK-II改寫數位行銷命運」的三個層次、四個步驟

「什麼都沒說,反而說更多」的泰國旅遊局紋身貼紙,如何提升行銷效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