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Andes Beer機器人,讓你兼顧友情與愛情

一年多前阿根廷的啤酒品牌Andes推出大受歡迎的"騙很大的情景傳輸機",獲得2010坎城戶外廣告類最大獎。

Andes Beer在阿根廷造了一座座隔音良好、內建數百種模擬環境音效,讓你「人在酒吧,也可以跟女友亂哈拉」的情境傳輸機《Andes Beer Teletransporter》。你接到來電,從容地走進傳輸機,選擇適當的背景音效,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講你的角色了。

去年底又再接再厲,繼續為男士們造福音,推出友情與愛情兼顧的機器人,要讓你陪著女友甜蜜在家織毛衣的同時,還可以像送七粒一樣出現在好友聚會的酒吧,厲害吧!

這機器人可不簡單,不但擁有猛男壯碩的體格,有攝影機,還可以投影顯像、有麥克風、喇叭,透過電腦螢幕,同步讓你看到好友在Pub裡酒池肉林的美景,同時好友也可以看到你在另一端像苦瓜一樣喜孜孜的臉,而且機器人還會轉頭勒。



Andes 在阿根廷的主要酒吧,安置了機器人,當你的朋友想要揪見色忘友的咖一起喝酒時,找一家有Andes Friend Recovery的Pub,跟漂亮的酒促妹妹索取密碼,傳簡訊給你,這時候,收到簡訊的你只要登入AFR網站,開啟電腦視訊鏡頭,輸入密碼,將你的臉對準鏡頭,就可以兼顧友情與愛情啦。

話說酒類有百百種,啤酒屬於有福同享型的飲品。而不同品牌性格的塑造,也切分了不同族群,有人喜歡在地的青,有人喜歡聰明的幽默,有人喜歡Men’s Talk…。而你喜歡哪一種?

Bud Light 2008 Wheel篇,相當智障的廣告。一群原始人吃力的搬動一大箱的Bud Light想去開Party,這時候,有個好心人發明了輪子,大夥兒以為得救的扛起輪子架上啤酒,但反而覺得更吃力而詌譙,好不容易搬到目的地,卻不知如何打開啤酒,這時候又有個好心人發明了開瓶器...


Budweiser 2000年經典的 True篇,某種程序詮釋了什麼是男人間的buddy buddy。典型男人間無聊的對話「hey,在幹嘛」,「沒啊,看比賽,喝啤酒,那你勒」,what's up就這樣像鬼打牆一樣不斷重覆


Stella Artois 2011 Crying Jean篇,少見憂鬱的啤酒廣告。


近來我很喜歡的酒類廣告,Matisse 舒淇 好久不見篇,讓我對Matisse品牌印象大加分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自曝其短是個好生意

「自曝其短是個好生意」這句話要能成立,有一個很關鍵的核心概念,那就是「你的產品不適合所有人」,聽起來像廢話,卻是許多行銷人忽略或是不願面對的事實。這句話反過來說「只有一部分人對你的產品感興趣」,應該就更能體會。  就像你賣檸檬,明明酸得要死,有客人問你「這檸檬會不會很酸?」,又例如被嫌:車子很小、便當吃不飽、東西很貴...,你會回答一個討好客人的答案,避開普遍認知的“缺點”,以為半夜吹口哨就可以壯膽,矇混過關,天下哪有那麼簡單的事。面對這樣的處境,你怎麼辦? 

從迪士尼60年前的手稿,看帶動漫威成功的飛輪效應

開始今天的文章前,先考你個問題,保證你猜不到以下這段描述寫的是哪一個大家早就耳熟的故事: 第一階段描述的是各路英雄的起源,不同英雄的故事彼此即獨立又相互關聯;第二階段英雄集結成一個聯盟,並策劃一系列鎮壓惡霸的過程;第三階段英雄歸順與發起對抗惡霸的戰爭,到最後鳥盡弓藏,悲壯死亡...。(改寫自維基百科,我只改動了用字,結構不變, 原故事在這裡 ) 答案是...發生在北宋108條好漢的故事《水滸傳》,是不是跟現在正夯的《 漫威電影宇宙 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 》有87分像。老祖宗的智慧早在千年前就“爆雷”了這情節,哈哈,想不到吧! ▲漫威有2,564個角色,比水滸傳多了將近24倍之多。

演算法告訴你,旅遊不需要花大錢,就能看到一樣的風景

想像一下,如果你住台北,起心動念想要出國旅遊,最近才在網路上搜尋日本京都。然後就在社群媒體上看到一則針對你需求的動態廣告影片,一邊是京都的西本願寺;一邊是台北的西本願寺(沒錯,在西門町就有一個日治時代的西本願寺),上面寫著「搭飛機到京都 台幣9000元;搭捷運只要台幣25元」,看到這兒,你會不會有一點動心? 「如果搭火車旅遊,體驗同樣美景只需台幣660元,為什麼要花冤枉錢搭飛機?」。這就是《 德國鐵路 Deutsche Bahn 》推廣「搭火車,在德國就能環遊世界」的核心概念。 概念雖然聽起來很簡單,但要產生說服力而且讓消費者行動,可就需要功力了。因為如果你以為只用傳統的行銷模式,拍一支美美的旅遊廣告、堆砌華麗的辭藻,然後片尾打上「在德國就能環遊世界」的slogan,在電視上強力放送就能讓消費者沒有抵抗力的跟著你走,從出國旅遊改成留在國內,停留在這種層次的溝通,其結果恐怕感動不了幾個人。 有時候不是你不想留在國內玩,只是你忘了在地的美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