漁翁茅屋 蝦子跳 蟋蟀叫


最近同時在看好幾本書,走到那裡就看到那裡,《鹿男》放在書房,客廳是《暮光之城》,《刺蝟的優雅》則陪著我入睡。不要問我為什麼這樣安排,因為我也不知道,只是隨性拿起就開始讀了。我是家裡最不愛看書的人,所以買什麼書,有什麼書都不用我煩惱,只消從書架上隨便抽出一本,問問這本好不好看就行,因為不好看的通常看過的人自己也忘了內容,所以還能說出「這本不錯」,就表示看了不會讓人想睡覺

這三本書講的是不一樣的背景,一本是發生在日本的奇幻神話,一本是美國小鎮的愛情故事,一本則是法國上流社會透過兩位女性的眼睛看這虛假的世界。所以一會兒還在日本奈良的東大寺,思索著誰是狐狸誰是老鼠的使者;一會兒又到了陰雨綿綿的福克斯鎮,好奇貝拉什麼時候才會發現愛德華是個吸血鬼;入睡前又換到巴黎葛內樂街7號的豪宅去,看一老一小明明熱情澎湃,但如何刻意低調偽裝,冷眼旁觀看世界

這樣的閱讀方式還滿有趣,有點像自己在內心演連續劇,有好幾檔同時上演,想幾時開演就開演,想留待下回分曉就自己暫停,完全沒有一個小時或章回的限制,比超級管家的MOD還酷。在這樣隨性跳躍的過程中,發現書中有個有趣的共同之處,《鹿男》跟《刺蝟的優雅》一個日本一個法國,竟不約而同的提到一個作古的日本老人-松尾芭蕉

我之前並不識此人,也不知他是何方神聖,這個名字在《鹿男》書中只出現了兩次,寫的還不是全名只寫了『芭蕉』兩字,要不是那天在《刺蝟的優雅》書中又再一次看到這名字,還以為只是個水果,也不會有興趣想進一步瞭解

松尾芭蕉(1644-1694)是日本江戶時代著名的俳句詩人,人稱俳聖,有興趣的人可以連結到維基百科,瞭解他的生平

有趣的是Google之後才發現,原來李登輝說的,想要去日本走一趟《奧之細道》就是芭蕉翁當年的文學之旅路程。1689年從江戶(東京)出發以徒步跋山涉水往北到日光、黑羽、松島、山寺、最上川等地,向西沿著日本海往南通過新潟、富山、石川、滋賀縣最後到達岐阜縣,歷時5個月,約走了2,400公里,後人按圖索驥就包裝出《奧之細道》的商業旅遊行程

《鹿男》一書中講了許多日本民俗的故事,有一段挺有趣的,是關於描述貪睡的諺語(奈良睡破產)的由來,書中提到「春日大社的鹿,現在仍被視為保護動物,非常珍貴,古時候更被視為偉大的神鹿。很久以前,連官員遇到神鹿時,都要下車趴在地上迎接。殺死鹿是滔天大罪,兇手當然免不了死罪,因為鹿是神的使者,比人類偉大多了。

所以,以前的人一覺醒來,如果發現自家玄關前躺著死鹿,就會全家騷動。那樣放著,很可能被冠上殺鹿的嫌疑,所以這家人就趕緊把屍體移到別人家門前,渡過難關。被放屍體的這一家就倒楣了,早上一覺醒來,看到門前有隻死鹿,一家子也像捅了馬蜂窩般急得跳腳,慌忙把鹿移到別人家門前。這樣的騷動無止盡地持續著,最後,鹿的屍體就在怎麼樣都睡不醒的貪睡人家門前被發現,結果那一家人被冠上殺鹿嫌疑,破產了」

另外還提到日本的神其實很脫線,經常到處亂跑跟其他的神明聊天閒嗑牙,因此,這就是為什麼當你到寺廟參拜時需要先搖鈴把神明喚回來的緣故,不然祂可能根本不知道有人來祈禱。之前我只知道到日本寺廟參拜時必須先淨手,用力搖鈴,擊掌,弄出一大堆聲響,彷彿以你所製造聲響大小的程度來判斷你是否夠虔誠,卻不知道為什麼,現在才明白原來是神明貪玩這麼一回事

《奧之細道》除了出發地東京之外,我只去過日光,當年覺得到這古都就應該選個古老的日式飯店住住,幻想著日式褟褟米,拉開合式的門就是大自然的風景,還可以遠眺東照宮跟滿山的楓葉,自己上網發mail訂了一家位在日光神橋旁超過100年的飯店(註),去了之後才知道果然很老,在一個半山腰,光從日光車站走到飯店就超過半個小時,拖著行李走到飯店已經累的半死,窗戶打開面對的卻只是個停車場。飯店雖老收費卻很跟的上時代,房間內的陳設還保留著古早味,暗沉的色系,感覺上已經歷史悠久的毛毯,想到要蓋在身上睡覺,全身不覺就癢了起來,連熱水瓶都是自己要去房間外面裝熱水,用布塞子塞住的那種,床的對面是一個儲藏室,門關不緊,半夜睡覺老覺得有人會從門內走出來,浴室的水龍頭還會發出滴答的聲響。如果營造陰森氣氛是這飯店的宗旨,那真是做的太到位了。還好一切沒事過了兩個晚上,但從此再也不敢隨便亂訂飯店,即花冤枉錢又享受不到應有的感受(除非你覺得陰森的氣氛算是一種享受)

住日式老飯店不就該享受個懷石料理才正宗? 話是沒錯,不過心是這麼想可荷包卻不答應,一餐飯貴得嚇死人,一個人要價3000台幣,最後還是乖乖的走到飯店外面荒涼的路邊小店,比手劃腳連說帶寫的點了唯一看得懂的漢字,一客700日元的豚肉飯

說起來《奧之細道》也算是故事行銷的一種,因為瞭解歷史的背景,認同這位前人的詩句,當你踏上芭蕉所走過的這條路,不論你的出身背景,能不能吟詩作對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你覺得你走的每一步比不瞭解之前,更多了一份人文的氣息跟深度,不再是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的走馬看花,不自覺的自我提昇了素養,這樣的行程包裝,配合好的介紹,到相應的景點適時的來上一句「萬籟閒寂,蟬鳴入岩石」,吃他吃過的料理、泡他泡過的溫泉,賞他賞過的楓,佐以一份小小的詩集跟美景圖片,這樣的行程售價馬上可以拉高個5000元,不為別的,只因為經過行銷包裝後所增加的價值

或許這也是「書中自有黃金屋」的另一種註解吧!
  • 註:去日光已經是98年的事了,年代太久遠,已經想不起來一時也Google不到這飯店的名字
  • 上圖照片是京都的金閣寺,因為找不到適合的照片,就拿這張在04年去京都時拍的照片來充數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你一定要知道的「SK-II改寫數位行銷命運」的三個層次、四個步驟

看看瑞典,她們這樣推廣觀光。讓瑞典人民代表國家跟你在電話裡談天說地

「什麼都沒說,反而說更多」的泰國旅遊局紋身貼紙,如何提升行銷效益